<dl id="MHPGR"></d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章 大学是一座遥不可及的高山(2)
    “妈,这是真的吗,别在这丢人了,我们回去吧。”九椿用手挠了挠头,试图用脸颊两侧的中分长发遮盖住自己这张脸。九椿的脸是潮红的,眼神慌乱中带着一丝迷茫。虽然这不是什么重大的事,但是给这个不太重要的人心中填充了无数的希望。在上学这件事上,九椿总是表现出一副懒懒散散的迷糊样,其实,这只是她慌乱和危机感的伪装。谁都想变好,可是和别人的差距也是无奈的,其实一直有一丝自卑扎根于九椿的内心深处,随着时间不断伸展、蔓延,像菟丝子一样,把她的自信,一点点的绞杀、磨尽。九椿记得小时候的她也有理想,只不过现在的她已经不记得了。昨晚妈妈的意外发现,让这个小女孩的心不断地、由内自外的震动。

     “怎么不是真的了,大姐,CCTV下面的告示,顶上清清楚楚写的‘获得三等功及以上的中国公民,不论身份、职业一律有资格进入仙魔学院并获得学士资格’,这能有假?有假我就告他!“,苏曼轻轻地怼了一下九椿,并给她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白眼,压低分贝小声的回应着,她就不明白自己的女儿到底随她和惘荼谁,一到大事就露怯,“上次你救人得到的那本捉妖师名单,一等功也不为过,所以姑娘你就放心吧。”

     “哦···”,九椿把耳机戴上,调高音量,低下头,抓着衣服的下摆,任由双腿自顾自的上下摆动。

     “请问哪位是惘九椿小姐。”,等了很久,接待室的门终于开启了,一位清秀的制服小哥带着母女俩去办公室进行笔录。

     三个小时后:警察局门口

     “啊哈哈哈哈哈!我女儿能上仙大了!”苏蔓的放声大叫,常年微微皱的双眉,舒展的十分轻松自然。九椿也是一脸开心幸福的模样。母女俩就这么漫无目的、平行的漫步在豆腐块分布的街区里的街道上,兴奋充斥在每一处骨髓里,苏曼放慢了速度,她呆呆的看着面前像小鸟一样的女儿,一种感觉突然融进心底,苏蔓也说不清楚这是怅然还是感动,她只是觉得自己很不容易,九椿也很不容易,“惘荼,我们的女儿长大了,我好想你。”

     “苏蔓女士你干啥能!磨磨唧唧的!”,九椿不耐烦的在街口招手抱怨道。

     “来了来了!死丫头!走今晚妈带你去吃好吃的!”苏曼吸了吸鼻子,踏着欢快的步子追了上去。

     有了国家三等功,以及一笔“天价”奖金和来自警察局的推荐信,母女俩来到了麦疯乐,好好地“花天酒地”了一番。天都黑了,母女俩才乘着七彩筋斗云往家飞去。回到家里的母女俩,已经筋疲力竭了,于是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洗白白,准备休息了。

     夜里九点多,九椿打开了落地窗,向远处眺望。黑夜给秀气清丽的风光加了层滤镜,朦胧中带着丝丝的空灵,静谧中带着不恼人的声响,特别舒服。九椿心念一动,拿出在次空间戒指上的、用山猫妖的皮毛做出来的毛毯,还带着一些阳光味儿,九椿趴在毯子上,又召出了“哈利波特”牌羽毛笔,这笔特别神奇,内含666种地方语言自动识别功能,可以智能标出标点,为人类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但曾经也引起了一场书法界的抗议,所以制作商规定,每支笔智能储存识别使用者的字迹,不得使用标准字体。九椿却觉得这个规定很鸡肋,那你怎么不限制电脑的字体,想到这里,九椿就气不打一处来,英语书写特别简单,二十六个字母抄两遍大小写就可以了;可我大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当年九椿活活抄了一晚上字典,才能流畅书写汉子,活活把一只狐狸虐成了狗。

     九椿又取出一本大相册一般的古朴书籍:书籍上爬满了细小树藤,树藤没有根与土壤但还是透着绿色,一股子生机附着在这些树藤构成的浮雕上,是一只透着威严的狐狸,晶粉与幽兰的闪着光的宝石是狐狸的眼睛,液态的银色金属没有规律但是不失美感的浮动在上面。摊开这本书,只需用食指在书的上方左右的摆动,书页就像是被风吹拂一般,夹杂着清脆的声响,随心而动。这是天狐族每一代族长的日记本,只有天狐直系血脉才能打开这法宝。九椿从苏蔓手里接过这本书的时候,以为这是什么武林秘籍,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第十八代祖奶奶在隔壁家白虎少爷面前放了个臭屁被嘲笑;第二百零一代祖爷爷为心爱的玉兔精写下一首毫无水准的情诗;第四百零八代祖爷爷意淫蟒女时写下的堪比限制级动作电影的文字,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觉得老惘家的家训不应该是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而是李白大大地“高歌取醉欲***起舞落日争光辉”。

     伴随着头顶上,铃铛摆动发出的叮铃,九椿闭上眼睛,“波利,我说你记啊。”“波利”发出一声“咕叽”,发出回应。“今天,我和苏大婶去警察局领取奖励去了。警察叔叔问了我事情发生的经过,我本来想说自己是靠着爸爸符和玲珑成功的骗来这个道士的一丝元神,可因为妈妈在路上的一再坚持,只能扯谎说本来双方已经争斗的两败俱伤,我只是用了一个小法术,坐收渔翁之利罢了,至于那个少年,我说他趁机逃走了,嘿嘿嘿,这下死无对证了吧。这奖励真不赖,除了钱和入学资格,还给我一个便衣警察证及一对守护蛋,说是把它们放在自己最温暖的地方,静心等待,就能幻化出自己的守护灵,哈哈哈,不错真好玩!这个便衣警察证也是一个宝贝,在所有公共消费场所可以免单,当然···也不能胡吃海塞,但是也是一份大大地奖赏啊!”九椿翻了个身,顺手就把戒指里的毛毯取出来盖在身上,“咻”地变回了狐狸样,“也不知道那只风狸怎么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