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HPGR"></d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仙女的恋爱苦情史(2)
    一  “抬起头,看着我。”,西王母双眼赤红,冰冷的声音刺激丹樱的身子发出轻微地颤动,“丹樱是吧,本宫听说过你。我说一庭寒那个薄凉的性子,怎会看上一个小丫头,原来都是被你给烦得鬼迷心窍了吧。”说着,西王母伸出玉臂,双手掐决,“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本宫脾气的山野丫头,将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相应的代价!看在我家侄儿还算喜欢你的份上,我再问你,你知不知错!”

     丹樱感受着前方无法抵挡的威压,双唇止不住的颤抖,牙齿磕磕碰碰,“王母娘娘,丹樱自知没有出众的地方,也没有为仙宫做过一点贡献,不敢同您讨价还价,还请娘娘惩罚,奴婢愿意为所有犯错的仙娥承担罪罚。”

     “你这个小妮子,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硬气!”,西王母简直怒发冲冠,望着眼前小妮子单薄倔强的身影,她气笑了,笑的猖狂、笑的千娇百媚,“我主夸父在上,今日妾身愿献上三百年的功力泽福苍生百姓,换来对眼前这个有罪之妇的诅咒!丹樱,你听着!因为你胆大包天、冲撞凤颜,本宫在此诅咒你此生此世无法寻得真爱,你的真命天子爱你有多深,将恨你有多入骨;你不是嘴巴厉害吗?从现在起,面对真心相爱的人,你将嘴如含铅,说不出一个字,只能不停重复他上一句话,直到天老地荒,百世轮回!”

     丹樱慌了,瘦弱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终于,她匍匐在西王母的脚下,嚎啕大哭。天空不断积起乌云,电闪雷鸣,却也惊不起丹樱早已麻痹不已的心。随着视线不断的浮动,一道白线闪过眼眶、放大,紧接着一片空白······

     ·

     ·

     ·

     “诶诶诶!你们看,她动了!”

     “紫霞!别抹脸了!快来!丹樱醒了!”

     “怎么样啊丹樱,好没好点···”

     七嘴八舌的叫声唤醒了床上心如死灰的人,丹樱睡了很久了,大约小半年,可现在的她面容枯槁、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嘴唇干裂;她张了张嘴,半天,还是合上了。仙女们看她这个模样,心中也是百般酸楚,便轻声对丹樱唤道,“丹樱妹妹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阿对,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我去给你收拾收拾房间···”

     随着声音一点点消失,丹樱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合上了双眼。梦里,一庭寒温暖的笑颜,刺的她不停的流眼泪···

     丹樱这心病,光止痛就花了小四百年。众位仙子每天轮这班照顾她,变着法逗她开心,丹樱的脸这才算恢复了往日的粉润可爱。这天,她回到了屋里,环顾四周,四面的墙已经被划烂了三处。她走到了最后一面墙,双手凝气,在正字下划了一道横。

     “第十四万六千三百八十五天,妹妹,你还忘不了他吗?”,丹樱回头,看着姐妹们望着自己,双眼早已泪流成行。

     “紫霞姐···,你们都在···,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丹樱迅速撑起一个笑颜,尴尬的看了看四周。

     “丹樱妹妹,你在这里独自流泪,让姐姐们如何放得下你?”,望着傻笑的丹樱,紫霞顿了顿,像是鼓足了勇气,“···姐姐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姐姐你今天怎么啦?”,丹樱有点吃惊,她第一次见到紫霞如此认真的样子。

     “傻妹妹,早知道你情入骨髓,当初为何要救姐姐们?”,紫霞早已泪流满面,她心里真不是滋味,自有灵识之日起,她就一个人形影单只,漂泊在慢慢修行路上,万事都只能靠自己,无论什么手段都无所谓。可是偏偏遇见了这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在她绝望等死的时候,为了救她不惜付出一切,让她坚硬的心,瞬间崩碎。

     “是呀··,丹樱妹妹,你为什么要救我们···”,其他仙娥也一直不明白,平日素未交集的丹樱,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帮她们。

     丹樱摇了摇头,露出温暖的笑,“我帮你们,就像人会生老病死一样正常呀。我们做了几百年的姐妹,妹妹救姐姐又有什么理由?”,看着一众仙娥不解的脸,她倒了茶,让仙娥们进来,才坐在床上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们虽然是名义上的姐妹,但实际上,你们每一个人都只想自己的锦绣前程,并没有想要成为闺中姐妹。可是,这并不是我眼睁睁看着姐妹们受死的理由。”

     “那日,我看着西王母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心中便知道,没有人能拦得了她。我思考了半天,终于找到救得下你们的方法,一庭寒是西王母的侄子,西王母不会对我狠下杀手,所以,只有我才能帮姐姐们挡下这份杀身之祸。”,丹樱低着头,双手抠得通红,她本就是一个实诚到木讷至极的小丫头,这回表白心意,还是继一庭寒之后,人生第二次呢,怎会不紧张?想到这里,丹樱又开始伤神了,头靠在床边,心思又飞走了。这是她这几百年想念一庭寒落下的后遗症,这走神的能力,已经隐隐超过仙宫后山的五指树懒了。

     突然,腰间有些沉甸甸的温暖,她回过神,三十几位仙娥早已簇拥过来,抱着丹樱大哭了起来。

     “妹妹,姐姐知道错了,怪姐姐现在才明白,真正宝贵的到底是什么···”

     “是呀是呀··”

     这一夜,烛光弥漫,融化了一切的冷漠。

     ·

     ·

     ·

     ·

     “然后能?”,九椿拖着脸,看着眼前眉飞色舞的少女讲了半天,可怎么感觉与故事连不上线。

     “之后又过了六百多年,我每天都去藏经阁找老头求教卜算之术,可是时间太无聊了,我就准备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散散心,谁知道···”

     “谁知道就被已经忘记你的一庭寒上碎了心。”,九椿一脸玩味的看着丹樱。

     “喂喂喂,你怎么随便的插话啊”,被九椿这么一闹,丹樱的脸腾的一下,又羞红不止。

     “谁让你说话越来越小,最后变得跟苍蝇一样,嗡嗡的闹的人心烦,九椿白了她一眼,瞥见满头问号的苏蔓,给了她一个“安拉,回头一定一字不落的告诉你”的眼神,继续打量着丹樱,“那你现在放下了他了吗?”

     丹樱的脸皱了皱、又鼓了鼓,最后叹了口气,“他活着时候,我真的是没日没夜都会想念他,可他死了后,我却没什么感觉了,也谈不上放下放不下,就是没什么感觉了。”

     “那小姑娘你真就这么打算一直单身下去了?”,苏蔓磕着瓜子,漫不经心的问着。

     “妈,人家都多少岁了,你还叫这么称呼人家仙人,你··”

     九椿汗如雨下,生怕这几万岁的天山童姥不高兴,会为难她们母女俩。这几万年的善良没有换回来善报,说不定就黑化了,而且黑化的点绝对都是孤僻冷门变态max,美剧里都是这么讲的。可还没等她解释,就被丹樱温柔笑着打断了,“无妨无妨,我们仙人现在的年纪,换算成人类的年龄,你妈妈还是要大我好几岁的。”

     “哦哦,原来如此···那丹樱姐姐,你打算怎么办呀?”

     丹樱心底暗暗发笑,这小妮子,得了便宜就开始就地卖乖,真是一个鬼灵精,“我也不知道,要不,走一步看一步?”

     “不用不用!大妹子,你信不信姐姐?”

     “信自然是信的,可是···”

     “不用可是,大妹子,这事儿,就包我身上啦!”,苏蔓生怕她反悔,急不可耐的打断道。

     “你打算怎么做啊,苏蔓女士?”九椿歪着脑袋,看着喜笑颜开的苏蔓,心里一阵纳闷,这老妈笑的跟什么似的,到底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这个很简单,我们把丹樱的信息放到蔷薇网上,帮她相亲!”

     “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