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HPGR"></d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丹樱
    三楼是圆的,是一片无尽的湛蓝色,母女俩所站的楼梯口也圆弧状,这楼梯似乎每一节都做了改变,才从长方形逐渐变成了个圆。墙壁与地面上上沾满了发光的星星,这些星星似乎是画家用仙品磷光水彩画上去的,形成一条星海,这画家画工精湛,可九椿与苏蔓都不怎么敢下脚,因为她们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建筑师剪下一片星空封印进来,人踩一脚就会掉下去。

     等了半响,有声音从远处的黑洞里传来,清脆动听:“请进。”,母女俩这才屁颠屁颠的往黑洞走去。看似漫长的道路走起来倒是很轻松,五分钟后,两人出现在黑洞口,只见一阵蓝光从洞里闪出,将母女吸了进去。

     一位大约二十岁的女子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她们,秀气温柔的五官、粉嫩的脸颊上带着健康的苹果肌,及腰长发、玉兔髻、空气刘海带着一身粉嫩的古装,身后飘着一条白色透明的披帛,这个瓷娃娃一般灵动秀气的美仙娥是占卜师吗?这是九椿母女刚被吸入房间所看到的景象。

     “两位是来占卜的吧,请坐。”,随着少女元气的声音,母女俩坐到了她的对面,苏蔓打量了一下这房间的布局,温馨雅致,带着一丝树木的古朴与神秘。

     “您好,请问您是占卜师吗?”,苏蔓礼貌的问道。

     “是的,请问你们二位都是来占卜的吗?”

     “是呀是呀,我带着我女儿来占卜的,据说这里占卜的最准了,所以带孩子来看一看。”

     “啊哈哈,阿姨您过奖了,来抽签吧,抽到什么就占卜什么。”,少女看了看苏蔓,又说道,“阿姨这么美丽大方的人不多见了,像我遇到的许多顾客上来就要求我,让我给他们占卜自己想知道的,诶,您说这都是什么素质啊。”

     “哈哈哈··,是啊···,都什么素质,来九椿,你先抽。”,九椿看着她俩皮笑肉不笑的脸,咧咧嘴角,随便在竹筒中抽出了一根木签。九椿总觉得这占卜师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就是记不起来了。

     “啊,是天命啊,很幸运的孩子能。”,少女接过九椿递来的木签,惊讶了一小下。

     “哎呀,我女儿这运气不错啊,大师大师,就靠您了,快给我们家九椿看看。”,苏蔓嘴都咧到了耳朵根,喜上眉梢、喜笑颜开的乐的跟什么似的。少女看了看苏蔓,也没多说,拉起九椿的手放在自己手上,双手盖上去,闭上双眼,口中小声轻吟咒语,一团淡紫色的光萦绕在她的手上。

     五分钟过去了,少女沉着冷静;

     十分钟过去了,少女稳如磐石;

     半小时过去了,少女终于睁开双眼,“小姐,你的天命我看不到~”

     “···”,九椿母女尴尬的像一块被击打出道道裂纹的石塑。

     “啊哈哈哈···,·亲爱的乡亲们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与专业水准···,我还是相当厉害的···”

     “嗯,老妈,你还算吗?”

     “我··,还算吗?”,苏蔓看了看九椿,揶揄道。

     “哎呀···,亲爱的顾客,真的不是我占卜垃圾,是因为你的天命被强大如天帝一般的人封锁了,我只能感受到他过分强大的力量,像是一个碗扣住了你的天命,我这种发力微弱的小仙就像一道清风一样,别说掀开这个碗了,就连动都吹不动。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实施保护屏障···”,少女看了看一脸迷茫的九椿,又正色道,“不要担心小姑娘,你这天命无法参透,是福是祸都是浮云,最主要的是,这是一个好的机缘,只要你能把握住这份机缘,你一定能有所成就···”

     “好吧···”苏蔓看这个小仙女滔滔不绝如自己家正下方西胡同的算命郎中似得,脑袋上飞过一排乌鸦,可感觉她也不像是骗人的,诶,可能是那个人干的吧,我苦命的小宝贝···。

     其实九椿并不在意这些,天命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随便猜透的。但是眼前这位女子真的让她很是熟悉,九椿闭上双眼,紧皱眉头,试图从记忆中找到这位小姑娘。半晌,脑中突然传来了一幅画面:树林里,男人厌恶的眼神,女子双眼朦胧,狠狠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你是那位仙子!那位被一庭寒拒绝的仙子!”

     “嘎?”苏蔓一脸迷茫,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转眼,便看到满脸灰暗失落的小仙女,“这是···”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一庭寒···”,仙女沉着眸子,静静的望着九椿。

     “我就是惘九椿啊,一个美丽可爱活泼俏皮的鬼才小公举···诶,你别怒嘛····,好吧,我是在夜生植物里偶遇了一颗巨大水仙···”,于是,九椿就花了一个小时,给仙子简述了自己的奇遇经历。除了仙女的表情随着她的故事的延伸而变化,椿儿妈也暗暗惊叹这小东西居然能赶上这种好事。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九椿讲完她从“爱”中清醒过来,就没有再讲下去了。

     仙女点了点头,嗖的一下,就往外面跑去,“诶!小姐姐你怎么了?这么着急赶着去蹿稀啊!”九椿一把拉过眼前的少女,心想这小丫头片子力气还挺大。(少女恼怒脸:小丫头片子?!你丫不想活了吧!)

     “我要去见他。”,少女动作未停,急急忙忙试图挣开九椿,苏蔓这时也搭上手,帮九椿拉住这小姑娘。(苏蔓:废话,老娘可是交过钱的!)

     “可他已经死了”,九椿淡淡地望着已经僵住的少女,不紧不慢的说道,“就算他活着,他这么自恋的人,你上去又能同他说什么?还是你打算陪着他,一同欣赏他水面上的倒影,知道你们俩都化作并蒂莲,你才会甘心。”

     “可···,从千万年前我看上他的第一眼起,我就··”。

     “你就爱上他了?”,九椿咧咧嘴,目光有些冰凉的看着少女,少女满眼晶莹,咬着嘴唇,一同当年的那般倔强,“你也在这人间呆了几百年了吧,怎么到现在都不明白所谓的,一见钟情是什么意思吗?还是你承认自己就是一个粗俗低浅的花痴,只因为迷上了帅哥,就死死的念了他上万年,你傻不傻。”

     “不,不是这样的···”,少女吸了吸鼻子,努力的控制好情绪,这才缓缓回到座位上。

     ;

     ;

     ;

     “我···叫丹樱,本是一棵长在佛门峭壁上的樱树,因常年吸取菩提树下的芳香,有了神识,化作人形,又幸得欢喜罗汉的传道授业,便被天宫收养,做一名无所事事的小仙娥。”

     “记得那年,正是金乌交替的时候,我正在仙宫的一角小憩,纯洁炽烈的金光夹杂着漫天的樱花瓣,飘飘洒洒,落在宫羽亭台,云海激起一阵薄凉···。我望着那绝世的景色,不由自主的跳起了舞。”,丹樱仿佛回到了那青春美好的豆蔻之年,眼里多了一丝迷恋。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清清凉凉的。“你跳的真不错。”他说。

     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位俊美的男子,冰清玉洁,貌若霜雪,青蓝交融的薄纱与他的凉薄气质再适合不过了。

     “你跳的真不错。”他又说了一次···,羞得我藏进了樱花从。

     后来···,他见我迟迟不肯现身,便大声喊了一句,“我叫一庭寒,很高兴认识你!”,便离开了,我望着他的身影,悄悄地、努力的记下了他的名字。

     说到这儿,丹樱的脸上多了一丝懊恼,“其实那时···,我回应他了,只不过···我的声音太小了,他没有听到···”

     ;

     ;

     ;

     听得入味,九椿从空间口袋里拿出一盘瓜果,一碟小吃,一个垃圾盒,摆在桌子上,同苏蔓吃了起来,她们继续听着,对这段故事倒是饶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