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HPGR"></d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章 叫我春哥(2)
    “敢在本仙眼皮子底下作恶,小子你不想活了!”,一道霞光闪过,妖道不禁瞪大了眼睛。在那个奄奄一息的少年面前,一尊女神满面怒色双手霞光将少年护在身后。是的,女神的气息犀利到让老道只能用“尊”来形容,桃色双颊一抹樱唇,双目含春眉细如柳,一副双环髻、一对琵琶袖,蜂恋花金顶簪,翠绿金丝银带,石榴碎花柔丝裙,鎏金外袍、薄如蝉翼,如永乐宫壁画的玉女一般;八条雪白长尾迎风漂浮,与过腰的雪白长发照相呼应;左耳的一只金铃,衬出一丝妩媚活力。老道暗自思踱,这娘们儿居然是八尾妖狐,而且穿着打扮如此气派,一定来历不凡,一身古装打扮、而且尾长如蟒,一定是从妖界迁徙过来的大人物,动一个指头就能掐死我,妈的,今天算是栽了!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的是地方警官,这个风狸是sss级罪犯,小的奉、奉、奉、奉命来抓、抓、抓、抓捕这个畜生···”妖道当即跪地磕头,全身微微颤动,说话都结巴了,显然是吓得不轻。

     “滚。”

     “大、大、大、大仙如果不信,小的这里有警察证明,大仙可以检查,小的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好公仆!”

     放你的春秋大屁,九椿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强忍住想要喷妖道的冲动,轻身踱步,慢悠悠的走到妖道的面前,不忘施加一下浑厚的“神威”。从颤巍巍的手中接来,一个金箔本子。妖道看着面前灵气逼人的女神双眸煽动,侥幸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于是拍拍身上的土,抖了抖袖子,安分的站在一边。

     “滚。”,话音一落,道士心中吐血的再次秒跪上去,“怎、怎、怎么了我的小姑、哦不对、我的老姑奶奶!”

     “吱~”,道士迅速抬起头,之间九椿慢条斯理的把手上那本“警官证”给撕碎了,脸色由白变黑又变红再强忍下去,别提多精彩了,“姑奶奶!你怎么把我的警官证撕了!”

     “假的不撕岂不是要为害人间,真的警察证上的法印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怎么可能一撕就碎!你真以为姑奶奶我是没见识的小丫头片子是吗。诶你说像你这种人,滥杀无辜、肆虐成性、胆大包天外加一个无耻骗子,我如果不杀你真的是对不起天道良心,你说是吧我的好公仆?”,九椿眉毛轻挑,满脸戏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老道,心里暗道,辛亏老娘是军人家属,好险、好险!

     此时的老道已经顾不上颤抖了,像一只鸵鸟,把自己深深地埋在双臂里,头都不敢抬的连忙告饶,“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女神大人、女、女、女侠!我再也不敢了,您扰我一条狗命,我、我、我愿意将功补过!”

     九椿听后眼中闪出一抹精光,哎呦不错哟,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压住了自己内心的狂喜,九椿打了个哈气,摆出一副不耐烦的神情,“你有什么本领,值得将、功、补、过。“

     妖道见眼前的女神已经不耐烦了,急得满头大汗,急得忘了结巴,”小的咱们市的捉妖师、呸、妖道的名单,这是我从我师父那里偷来的!我师傅是五星捉~、妖道。“

     九椿听了这个消息以后,心里一震,woc,这妖道真是一个坑货,心眼真是黑到家了,连师傅都坑!转念一想还是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说,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捉妖师的白背心都被汗浸透了,眼下顾不得思考,急忙大叫“我!我愿意把我的一丝元婴献给大仙!”

     九椿都快了坏了,但还是努力的摆出矜持的模样,也没有说一句话,薄眉再挑,把手伸了过去。就看这个已经早已落魄如狗一样的蠢道长,咬破手指,在太阳穴上抽出一缕金色的、闪着微微磷光的一抹神经一样的东西,这东西具备智慧,自己就缓缓地飘到了九椿的手里,还十分亲昵的、不停在九椿手掌上打着转,九椿知道这是道士在讨好她,可是还是被大叔的恶意卖萌给恶心到了。

     “滚吧。”,只见妖道拔腿就跑,脚上的趿拉板(东北文言文talaban,普通话叫人字拖)险些飞出,“慢着。”,老道脚下一顿,一个急刹车,差点没摔一个狗吃屎。“。。女神还有何吩咐?”

     “花名册能?”

     “噢噢噢!嘿!您瞅我多蠢!这能!这能!”,臭道士一路小跑,又折返回来,恭恭敬敬的把这个花名册交给九椿,然后一步三回头地疯了一样的逃出了画面外。九椿感受着手上的神识,知道那个臭道士已经跑远,便从怀里拿出一个透明瓶子,把这份神识收了过去,从嘴里吐出一只铃铛,打了一个法决。只见一个绝世女神身上开始冒出几个七彩泡泡,一个、两个、一团、紧接着就是自下向上喷出的一口泡泡井,覆盖了女神的整个身体,少顷,待泡沫散尽,出现一只活灵活现的野生萝莉。“SillyB。”九椿这回发出的不再是一个诱惑细软的成人声音,变回了自己往日的、如同耳朵上的铃铛一般的清新声响。

     九椿暗自思量,用了一个“爸爸符”,却换来一个花名册,要是交给组织,还是很划算的嘛!不亏不亏!原来,这个符咒是惘荼留给九椿的守护符,里面封存着一部分他的妖力;惘荼是一个细心的人,所以没事就会把一部分妖力存起来留着给自己的老婆孩子,这样的符咒,九椿还有一堆。想想那个道士也是可笑,其实如果真的硬碰硬,九椿现在还没有学过一丝法术、只能凭借自己的种族天赋,可就九椿这般的花拳绣腿,是输定了的。这个道士可能也是刚出来混,第一次见到大咖,他不知道狐妖极其厌恶丑陋之人,就他这样的模样,以惘荼这样实力的狐妖都懒得和他搭话直接秒杀。如果妖道细心思考就不难发现问题,可谁让这个妖道蠢能?九椿嘿嘿一笑,转头看看身后的少年。

     少年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昏了过去,嘴角的血也已经凝固了。九椿往下看了看,吃惊的发现,少年的伤口竟然已经不再流血了!好惊人的恢复力,小伙子火气挺旺啊···,九椿啧啧的感叹道,拿出手机,拨打120,九椿坐在少年旁边等待急救车的到来。这时,九椿突然想起来,自己叫的警察怎么还没来!便又掏出手机,一边咒骂一边打开通话记录准备截屏投诉现在这帮游手好闲的警察,待页面加载出来,九椿的脑袋突然竖起三根竖线,mdzz···,美剧看多了拨打了一个911···。

     话说当时,九椿内心还是很紧张的,于是情急之下竟然拨打了911,电话刚被接起,也没管人家对方说的是不是中文,就一股脑的把求救信息说了过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这让电话另一端的警察也是十分尴尬···。

     深叹了一口气,九椿这又才重新拨打了110,把少年放在自己的头上,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