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HPGR"></d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请问宿主,是否现在服用洗髓丹?”

     现在系统冰冷的声音在温颜听来简直就像是天籁之音,舒服极了。

     “是!”

     温颜有些迫不及待了。今后扮猪吃老虎,没有过硬的身体素质怎么行。

     “确认指示,系统提取中...提取成功!”

     随着脑海里系统的语音,那颗墨黑的丹药出现在温颜的电脑桌上。

     偷偷瞄了一眼办公室的同事,发现他们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到他这边。

     温颜小心翼翼地把桌子上的丹药拿起来细细观察。一颗很普通的药丸,圆润光滑,墨黑的表面有着一抹亮光。

     怀着激动和好奇的心情,温颜慢慢地将丹药放到嘴边,鼻翼微微颤动,闻了闻。

     很普通的气味,跟药店里买到的中药丸子一样。

     “奇怪,怎么没有传说中的那种药香袭人,让人心醉的味道。”温颜有些疑惑。

     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再说!

     也不犹豫,温颜顺手将洗髓丹扔进嘴里,囫囵吞枣一般地将丹药给吞了下去。

     咂了咂嘴,温颜意犹未尽,喉咙间还有一丝淡淡的味道萦绕。

     没有一般药物的苦味,清甜回甘,有点像是糖豆,感觉还不错,真想再来一颗试试。

     下一刻,温颜感觉自己的小腹隐隐有一股热流在涌动。

     “哈哈,难道说,药效出现了!”温颜有些兴奋。

     尝试着握了握拳头,那种感觉还在,一股奔腾澎湃的力量正在自己的身体涌动,似乎随时就要爆发,这种感觉,温颜有点时候也有过。

     “系统,我想问一下,洗髓丹是如何使服用者脱胎换骨,清除体内杂质的?”温颜眉头紧锁,似乎想到了什么。

     “宿主,这个丹药通过强力的药效去除体内杂质,利用服用者自身代谢作用,推陈出新。”

     “妈个鸡!难怪我刚才就觉得怪怪的。”听到系统还是那样欠揍的语气,温颜菊花一紧,很想破口大骂。

     搞了半天,你这破药丸是泻药啊,你TM的还不早点提醒我。

     感觉体内的洪荒之流有些势不可挡,顾不得太多,温颜急忙站起身,跑了出去,留下办公室的人一头雾水。这小子是不是不想干了,还是神经病发作了,今天特别奇怪。

     厕所!厕所!温颜现在特别想一泻千里。

     事实证明,服用药物,请先查看说明书。血一般的教训!

     在厕所整整待了半天,温颜脚都要蹲断了。腹内一阵翻江倒海,难受极了。

     等温颜解决生理问题,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办公室里面的人走了大半。宋老大看他的眼神简直是要把他给杀了一样,万年的冰山脸变成冰刃脸,很难看。

     温颜见状赶紧收拾东西,背上背包回家。再不走,洗髓丹强化后的身体都挡不了老大的眼神杀!

     走出公司,温颜呼吸了一下外面清新的空气,伸展筋骨,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开始的时候,身体某些部位还有些难以言状的疼痛,慢慢地,他的步伐开始沉稳,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现在的他,心里面更想试试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已经一拳无敌,可以乱拳打死老师傅。

     轻松自在,温颜回到了自己住的小区。

     去年大学毕业后,他就在网上找到了一间房子,现在和一对母女住在在一起。

     一起住的母女,妈妈叫江清影,是市里一所高中的英语教师。年轻貌美,但是好像已经离婚了,自己独自一人带着女儿,有些辛苦。为了补贴家用,这才出租房间。

     嗯,教师,母女,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想起岛国的某些.AVI。

     但是温颜这人,就是个闷骚的宅男。整天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很少出去和美妇交谈。有的时候,他洗衣服,出去阳台晒衣服,看见美妇晒着的内衣胸罩,花花紫紫的,都会脸红耳赤,但是也难免多偷瞄几眼。

     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江清影才会把房间租给温颜。人畜无害的小宅男,反而更让人放心。

     不过温颜倒是和她的女儿小萌关系很好。江清影作为一个高中的老师,经常要辅导晚自习,周末有时候还要去给加课的学生上课。

     刚开始,小萌一个人怪可怜的,因为江清影经常回来得很晚。温颜出去客厅拿饮料,就会看见小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电视,乖巧不吵闹,但是温颜看得出她脸上的落寞孤单。

     作为一个标准的宅男,温颜对于这种神情是最难以抵抗的。于是就主动陪她一起看电视,看着有些幼稚的喜洋洋熊出没,笨拙地陪她一起欢笑。

     渐渐地,小萌也就开朗起来。他们经常会在温颜下班后一起玩耍。温颜有时候还会带着她在小区里面逛逛,或者陪她玩扮家家,一起胡闹。江清影下班回来后,看见他们在一起玩,也没说什么,反倒是温颜有些脸红,和小女孩在一起的时候,放得开,一见到江清影,他就又像是闷葫芦一样,经常引得小萌开怀大笑。

     愉快地哼着歌,走出电梯,温颜掏出口袋里的钥匙,要打开房门。突然间听到了屋子里一阵争吵声。

     “袁刚,你别太过分了!”一声喝斥传了出来。是江清影的声音。

     “小影,孩子她奶奶已经很久没见到小萌了,我只是带她去见见奶奶。”这是一个以前没听过的男人的声音。

     “别叫我小影,我听着恶心。”江清影的声音异常冷淡。

     “小萌,陪爸爸去见见奶奶好不好。”男子还是不放弃,转移目标想要哄小萌。

     “不要,奶奶从来都不喜欢小萌,有的时候还会打我。”小萌怯生生地说道。

     “小孩子懂什么,来,跟爸爸走,我带你吃好吃的。”听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袁刚,你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你之前什么样子,我和小萌都知道,你快点走吧。”

     “贱女人!你以为我想?我可没也那么多时间和你慢慢聊。”

     不好,看样子有问题!温颜赶紧扭动钥匙,开门进去。

     客厅里,小萌站在江清影的后面,紧紧抓着她的裙摆,似乎很害怕面前的男人。

     江清影像是护崽的母鸡一样,对着眼前的男人怒目而视。从刚才的对话听来,那人应该是江清影的前夫,袁刚!

     “小颜哥哥!”小萌看见温颜,眼睛一亮,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跑到温颜身边,抱着他的大腿,小心地从他身后探出头,看着袁刚。

     “呦呵,没想到啊,江清影,这么快就找到这么一个小白脸了。”袁刚像是被抢走猎物的鬃犬一样看着温颜,讥笑道。

     “你别乱讲,他只是我这里的房客。”江清影脸色发白,颇有资本的胸口不断起伏。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让小萌叫他爸爸了吗?谁知道你们干柴烈火的在一起,会干些什么!”袁刚越说越过分,阴阳怪气。

     “你!”江清影被气得说不出话,抬手一扬,啪!结结实实的打了袁刚一巴掌!

     “贱人!”袁刚摸了摸生疼的脸颊,有些气急败坏,伸手想要把江清影一把推倒。

     “危险!”温颜见状,急忙把江清影往后一拉,让袁刚扑了个空。

     站稳脚跟,江清影捋了捋散乱的刘海,感激地看了一眼温颜。小萌也赶紧跑过来,抓住妈妈的手。

     “小子,看来你是欠揍啊。”刚才没有推倒江清影,又见到他们眉来眼去的。袁刚心头的怒火更加旺盛,把矛头指向了温颜。

     “我让你再当小白脸!”二话不说,袁刚握紧拳头,朝着温颜的脑袋一拳打了过来。

     福至心灵,温颜牢牢抓住了袁刚的手腕。

     “靠!看来洗髓丹还是有些作用的。”温颜心里暗自想道。

     刚才袁刚动手挥拳的时候,在温颜看来就像是慢动作一般。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袁刚极度扭曲的面容,甚至是他手筋紧绷的样子。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